新闻中心

  • 淡水养殖
  • 刺猬养殖注册

联系我们

主营:

  • 淡水养殖
  • 联系人:魏先生

    手机:13801139

    QQ:645285

    邮箱:shy刺猬养殖注册@163.com

    电话:86-021-69772512
    网址:http://www.miaowang515.com

    地址:上市青浦工业北青公99号

    您的当前位置:刺猬养殖 > 淡水养殖 > 文章内容
    刺猬养殖iOS

    【书话二十年】“老读物”们的天涯:从白驼山到华山及其他

    点击次数:138 更新时间:2019-06-09

    【书话二十年】“老读物”们的天涯:从白驼山到华山及其他

      (三)  我在闲闲书话发表的第一篇帖子,也是关于武侠的,写的是倪匡的《我看金庸小说》,时间是在2009年,但已经不是广告帖了,而是我以为的一则书话。   那会儿我在天涯很多版块发帖,除了戏剧这种体裁没有发过外,估计所有的体裁都发过帖。 发帖,无非是想表达,而我最想表达的,自然是文学。

    文学是艺术品,文学之余,是直接的对世事的看法,兜不住的一些话,就写了很多或长或短的杂文,杂文带时效,且易碎,算不算艺术品不好说。   我的发帖习惯,是先有文章,再找到适合的版块贴过去。

    这其实是传统的写投稿方式,过于零敲碎打,没组织但有纪律,后来我才意识到,这样的发帖方式深深地影响了我在论坛的行走方式——虽然一路跌跌撞撞。   我在很多版块都发过帖子,但从来没有在哪个版块长期驻扎过。 一般都是发完帖就走,有推荐有回复就回复两句,没有就一任帖子“留中”、“没”了,顶多“自提”一次便罢。

    在闲闲书话发帖也大抵是如此。   历数这些年来,在天涯闯荡,我的帖子曾被推到过天涯聚焦的各个区域(有一年,我有几个战友维和牺牲,我痛哭之余,无能为力,曾写过一篇文章,还上过一次天涯头条)、曾经经常在论坛“红黑榜”盘恒,好几个运营老师、版主老兄和很多网友都给过我很多支持,但岁月如梭,论坛式微,很多人的网名我都不太记得了。

    除了“闲闲书话”诸兄,现在我记得最清楚的,是一个运营老师和一个天涯别院的版主和版友。   这个别院是“青春文学”,现在已经关闭了。   我是在2011年初发现青春文学这个版块的,试着发了几个帖子,没想到特别受到鼓励,这个版块的运营杜若美女和几个版主,把一个别院打造得特别活跃。 我在那里发过很多文章,经常被推荐。

    那一段时间也许是我在天涯的高光时刻,在首页和红黑榜出现得最为集中的时段也多是在那个时候,还进了“牛人堂”、当选“青春文学十大写手”什么的,对此,我一直心怀感激。

      话说在青春文学“驻扎”了一年,把自己业余从事文学创作十多年来能发表的文字都发在了那里。 因为有着推广武侠折戟沉沙的经历,我深知找到知己和机遇的不容易,一则十分珍惜机遇,二则想着报答知遇之恩,三则自己能够把控的业余时间确乎很是紧张,是以发帖特别卖力特别勤奋,常常同时搭好几个楼,而且都是高楼(将自己历年来的作品“合并同类项”地束为好几个集子),每天点点戳戳,忙得不亦乐乎,记得“鼠标手”都犯了好几次。   网友捧场之余,得空就更楼的行为让我化身“手动顶帖机”,常常出现“屏霸”青春文学版面的状况。 有些版友觉得我是不是精力过于旺盛和亢奋,怎么这么能写?有人还发了一篇文章,要我“消停一下”。 唉,天知道我只是将十多年来积累的文字,找到了一个适合发表的平台而已。   近百万字的东西,一楼贴几百、千把来字,自然是有得贴的。 所以,也确实是发得多了吧,也确实是有一些不该发的也发了的情况吧。 这个经历告诉我,其实写作本身是辛苦的,写得太多的话,发帖便也成了辛苦。   对“消停一下”,我几乎没有怎么解释过,但自觉减少了出场率,出场的时候也尽量“错锋”出行。 后来,杜若不再经营“青春文学”,而去经营“新闻众议”,“青春文学”不知道怎么就一下子冷清下来,我也就渐渐地把新写的东西发到其它版块去了。

    并且,我的“存货”也基本上在“青春文学”贴完了。

      在“青春文学”的“高光时刻”没有带火我,但让我有机会出了一本乐评随笔集(不自费),虽然这本实际上代表不了我真正的写作水平的书也没有火,但我一直对“青春文学”这个版块及其同仁心怀感激。

      说这个的意思,不是说我成天想着火或我冒充曾有过高光时刻什么的,只是说一个人火不火的,真的有很大的随机性,遇到的人遇到的事遇到的时机……还有遇到时的你自己。   这又有什么呢?在我还非常崇拜范曾大师的国画人物画的时候,他在一本早期的画集中有一个自序,其中有一个提法一直激励和提醒着我。 那时范曾还很年轻,他自谦地说,我们都是“持小才而怀大志”的人。   好一个“持小才而怀大志”!我们这些想要有所实现的人,不都是这样子的吗?首先是要立志,然后是朝着志向努力,然后将一切交给命运,大志得遂抑或遂了一点、一半或多半,就成为小才、中才和大才。

    如此而已。

      不论是否窥破了名利场,如果还身在红尘,永远不要嘲笑那些积极而正当的努力;如果看破了红尘,那就善意地对着那些积极而正当的努力微笑。   我没有进过名利场,但确实早已窥破了一些什么,但还不到隐居的时候,因为红尘中还有许多的想法需要以一支枯笔表达出来。 作为未能免俗的红尘中人,对写作的热爱使我仍然保持着“持小才而怀大志”的状态。

      这个大志,依然是自由的写作和写作的自由。   题外话是,杜若离开“青春文学”后,有一段时间,她白手起家、重新经营的“新闻众议”依然持续保持高光时刻,她推荐的文章在首页显要位置经常会看到。 杜若总是能够在别院做出主版的影响力来,这跟她的勤奋和发现力有关。

      我与杜若素未谋面,也不知道现在她还在不在天涯。

    我希望她已经实现了自己的志向,同时能够从更多的俗务中抽身而退。 因为作为运营,真的是很辛苦的。   版主也是一样,特别是首版。

    上一篇:富国品质生活混合(006179)基金基本概况 下一篇:严厉批评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的正部级履新了